第一次失业,90后掀起裁员潮

第一次失业90后掀起裁员潮

看到老板发来的面试通知,汪涵一站起来就知道自己要失业了,尽管刚毕业一个多星期。
对于汪涵来说,这件事发生得很突然,虽然有预兆。一个多星期前,她所属的某知名音频媒体公司取消了丰厚的下午茶福利,但这两天,其他部门的人纷纷离职。“感觉有些地方有点空,但一开始我都是实习生,也不认识。”汪涵告诉界面记者,公司早前已经有过两次小规模裁员,但当这种大规模裁员之风逐渐开始时,她很震惊,并没有马上感到危机感。“就在两周前的会议上,这位CEO还表示,融资已经谈妥,资金会到账。在此期间,我们推出了许多战略项目,大量同事做了专题。当时觉得公司还在蒸蒸日上。最近,我们刚刚获得了一个音频媒体的第二名。”
曾经梦想“带着公司大腿飞”的汪涵,很快就失望了。
坏消息不断传来,各个部门和层面都受到影响,让公司人心惶惶。“北京整个分公司都没了,有些部门也没了。许多项目已经停止。很多人都处于付费上网的状态,因为他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,就是安安静静地坐着,按时上网。”突然,汪涵听说有人被震惊了,“彻底糊涂了”。
第一次失业,90后掀起裁员潮
就在得知自己被解雇的前两天,汪涵平时比较好的同事不得不离开。被同事警告后,汪涵开始私下投简历,虽然此时她还是不相信裁员的利剑真的会对准自己。“因为我所属的岗位非常基础和日常,可以说基本不缺人,否则会很难维持。”汪涵确实属于那种被告知很晚才裁员的群体。早上,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做着一切,中午,她去参加了前部门负责人的告别晚宴。“在我去面试之前,即将离职的同事都来和我告别,让我做好自己的工作。等我回来,我会和他们携手共进。”汪涵无奈地笑了。她估计,公司200多名员工中有近一半这次会离开。
尽管90后突然掀起裁员潮,但这是他们两年来第一次带着热情加入创业公司。毕竟刚开始很多人对创业公司简单开放的氛围,以及能和他们一起快速成长的成就感很感兴趣。“23岁那年,我第一次失业,不是因为自己,而是因为整个公司都要完蛋了。”毕业于95名校的王涵土超说,虽然通过了试用期,但因为没有发放毕业证,只拿到了一个月的工资补偿,还没来得及签正式合同。但是我之前为了这个“坑”放弃了电信Offer,还损失了1万元违约金。
不过,和很多同龄人相比,汪涵算是幸运的。2016年毕业的李伟,只工作了一年半。到今年7月初,他已经经历了第三次裁员,从未得到过补偿。
然而,今年3月底离职的张悦并没有对前雇主说那么多好话。她曾经愤怒地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长文,指责公司变相裁员。
自从2016年9月加入,被裁后,张悦刚在搜房工作了半年。她没想到通过试用期后会被解雇。“那时候,分分合合,其他部门的人会因为转岗变相裁员而自愿离职,试用期满的员工会被直接无故辞退。但当时我负责的APP,用户之类的做得很好,部门只有三个人有很多工作要做,以为我安全。”张悦告诉界面记者。直到有一天工作结束,有人请她留下开会,她才知道整个部门都被裁了,包括来了三四年的小领导。
“当时我很尴尬。”张悦回忆说,那天他的心情非常复杂,很晚都睡不着。但她的愤怒只是后来才被激起。在被告知裁员后,张悦和她的同事每天一边找工作一边继续在公司工作,但他们从未等到人事办理离职手续。“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左右,我才来找它。当我迫不及待想问的时候,人事还是装作不知道。”当张悦提到赔偿时,她说她会再次联系她的工作人员,但是没有消息了。最后,在等待新工作时,她只能愤怒地被迫主动提出离开。“没什么可做的,也没人在乎。已经拖了半个月了,真的不想再花了。”
随着大家分道扬镳,原本想和同事联手赔偿的张悦无奈承认失败。张悦说:“但我当下的工作比以前好得多。”
第一次失业,90后掀起裁员潮
第一次失业,张悦觉得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,汪涵干脆把它当成一次奇特的人生经历。“付费上网并不常见。”毕业刚过一周,她就被解雇了。她甚至没有任何心痛,但她认为这“相当有趣”。“公司本身流动性很大,我们公司的员工平均只有24岁。你不必考虑养家糊口。通常是一群人退出演讲,大家还在笑。”在得知自己被裁的那一刻,汪涵有一种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来的感觉。“说实话,如果公司遇到这么严重的问题,我迟早要走。如果这次不下岗,我自己也受不了,那就更尴尬了。”她很快像讲故事一样把失业的消息告诉了她的朋友和亲戚。“也许可怜我,请我吃饭。当然,希望他们能帮我关注一下近期的就业机会。”
与没有经历太多波折的张悦、汪涵不同,三次失业的李伟对未来忧心忡忡。2016年10月,他错过了应届毕业生的招聘,在北京待了整整一个月才找到合适的工作。“找工作太难受了。当时,有两个账户,在拉古投资了20家公司。com每天约有50家公司被智联招聘,10家公司被Boss直接录用。”焦急的李伟为了有实践经验只能选择降薪。2016年3月,他又被裁了,又过了半个月才找到工作。“没想到当下又回到了原来。而且当下的情况比去年底还糟糕,根本没有机会。老实说,我的能力并不突出,但也不差。但是,提交简历一周后,只有一两个回复。”李伟苦恼地说,三次裁员后,他从愤怒变成了无奈,当下只担心大环境。
数据证明,李伟经历的就业困难是存在的。根据Boss直招人才的最新报告数据,2016年互联网公司整体减少招聘,招聘市场“金九银十”的金科玉律也在去年9月和10月宣告失败。作为传统的旺季,2016年第四季度的月度招聘量相当于每年2月份的最低招聘量。但就业数据显示,2016年三季度以来,受资本寒冬影响,全行业人才短缺指数持续下降。到了2016年,招聘淡季第一季度的就业形势已经见底,人才供大于求。
即使是乐观的汪涵,在选择下一份工作时也倾向于寻求稳定。“我会关注橙IT的融资消息,先找到已经完成C轮融资或者已经在广州上市的公司,然后查看公司的招聘信息。”汪涵也特别看好那些最近刚获得资本的公司,“因为他们招聘的人很多,不用担心资本。”

相比经历过下岗潮的父母,以汪涵为代表的90后还是比较冷漠的。“虽然这次很少见,但我的简历也很长。半年的工作经历,至少找到了一个自己擅长和喜欢的。我没那么尴尬,我不能回家读研。”她轻快地说:“我们只是大船上的小蚂蚁,只要抱着一粒米,就可能活得很好。”

本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糖林ICON立场。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icontuku.com/4288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